当前位置:王氏轶事 -> 正文内容
南龙花园大院
发布:adm  2015-12-23 09:35:53  修改:adm  2016-02-18 15:51:25  浏览:
昔年的安澜镇南龙花园大院是一座典型的仿明清时期皇家园林风格的古建筑群。昔年的安澜镇南龙花园大院是一座典型的仿明清时期皇家园林风格的古建筑群。昔年的安澜镇南龙花园大院是一座典型的仿明清时期皇家园林风格的古建筑群昔年的安澜镇南龙花园大院是一座典型的仿明清时期皇家园林风格的古建筑群昔年的安澜镇南龙花园大院是一座典型的仿明清时期皇家园林风格的古建筑群。 。 。
 

昔年的安澜镇南龙花园大院是一座典型的仿明清时期皇家园林风格的古建筑群。

上个世纪50年代初,建国伊始,城乡都如火如荼地进行地方政权建设。在此宏大的历史背景下,原四川省巴县人民政府以南龙王家花园大院为中心,组建了“花园乡人民政府” ,乡政府机关就设在这大院的厅堂内 。土地改革时期,減租退押,王家花园大院大部分被没收后,作为胜利果实划分给了20多户农民居住。这里的旧宅原是整体建筑,化整分零到各家之后,住家户起居生产诸多不便,许多人逐渐将各自分得的房屋改建或拆散迁移。1956年花园乡政府建制撤销,仍划归南龙乡管辖。从此,偌大的王家花园大院便一天天变得支离破碎,大院建筑旧有的繁华,烟消云散,仅成为了供诗人墨客发思古之幽情的咏叹之所。

王家花园大院由南龙王氏六世祖静修公始建于清朝嘉庆年间,接下来其子连城公又续建配套设施,前后历时十余年方才初告竣工。清末民初,南龙的王家花园大院进入了历史的鼎盛时期。

大院位于现重庆市巴南区安澜镇南龙院子村,占地面积约50余亩。整个宅第沿瘦溪湾岩口山麓,顺小岩口寨子向下延伸,远视犹如巨龙饮水,颇为壮观。整个建筑物大部为小青瓦屋面,穿逗木结构,部分外墙为防雨水冲刷后改为青砖砌建。

大院四周在大条石堡坎上建有高大围墙。大朝门是八字型,占地面积竟有400多个平方,大朝门屋脊中央嵌有一个巨大的‘寿’字,屋脊两端塑有昂首翘尾的双风朝阳磁雕。大门旁盖着小青瓦的扇型白墙上,“天一坊”书法名家程传书写的,宽二米,高三米的“福、寿”两个行楷大字,用碎花磁片分别嵌贴于朝门两边。此外,大门外墙上还有以渔、樵、耕、读为题的,每幅二平方公尺大的四幅壁画。中央两扇朱红色的广漆大朝门前,还有一条人工开凿的溪河,溪河上建有正对大门的一座小石拱桥,宛若金水桥一般,无时不炫耀着大宅主人的气派。跨过石桥,进入内院,让人顿感豪华之气迎面扑来,山村中有这等府第,确是别树一帜,独具匠心,气势雄伟,十分壮观,。

    走进大朝门,苍劲挺拔,翠绿长青的丈多高的两棵百年大铁树,好像门前的两个卫士,毕恭毕敬地挺立在二道朝门两边。沿宽敞的石阶拾级而上,方才进入宾客到此下轿的回马厅。经回马厅大坝进中大门,步入迎宾司乐厅,再由散门进去,才到了约800多平方米的橙黄色上下大厅。上厅四周,由八根两人才能合抱的大红色圆柱,支撑着整个高大建筑物的重量。厅内画阁雕梁错落有致,大堂梁上均匀地悬挂着四盏八角宫灯,从中显示出了整个上下大厅的华丽高雅和气派辉煌。

    以大朝门至堂屋为中心的主轴线上,根据来宾等级高低,可分三路进中门和左、右侧门。在正常情况下,一般来客进来只能走左右侧门,贵宾和女儿女婿第一次回门,才是要大开中门迎接的。进中门后左右厢房环绕下厅大天井而建。左右厢房共有大小房屋80余间,分建在12个小天井四周。大天井底建有戏台,由于设计巧妙,从左右厢房的门窗看过去,几乎全部都能欣赏到戏台上的出将入相。

围绕上下大厅的建筑物,均为木结构两层楼房,有报厅、小客堂、大客堂、女客堂、男客堂、迥思斋、小花园。王氏花园大院房舍安排十分人性化,为方便贵客住宿,这里还专门设置了能夠男女同宿的雕花“海棠楼”。

进入分布在上下大厅东西两方的数道小朝门,后面便是落轿间,栓马房。从下厅中门进到正堂屋祭祀大厅,四周开敞明亮,一座雕刻有双龙抱柱,龙凤呈祥空花图案的高大神龛,光彩夺目,金碧辉煌地高悬于堂屋的正上方。“太原堂上历代高曾远祖之神位”的黑漆金字神祖灵牌,赫然高踞于神龛之中。神龛左右两侧分别挂有静修、连诚、广基、式如、鹄纠等王氏祖公的遗像。大堂屋左右特制有两条又宽又长的揽凳,中间的红豆木长方亮漆桌上,长年供奉着灯烛果品。这里一年四季,不分昼夜都是香烟袅袅,庄严肃穆,让后代子孙一进大堂就似乎听到了列祖列宗的训教。

中堂又分上下两厅,上厅前左右两根圆柱上挂有楹联,上联刻有:“春意从来浓,墙角梅花新岁月” 下联刻有:“书香何处是,案头经史旧乾坤” 的佳句。厅前的门楣上挂有红锻绣花堂帐大屏风,左右安放有八个红木太师靠椅和四座茶几。厅堂中设有红锻桌围的长桌一张,桌上摆放有一个乾隆年间出品,约四尺高的古色古香的江西青磁大花瓶。中堂正上方挂有王氏族众为庆祝静修公七十大寿赠送的一祯金字大匾,上刻有名士甘家斌书写的“梁孟芳规”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下厅由四根大圆柱支撑,厅壁开敞,光线明亮,两边置有木质固定长靠背椅。下厅正面是由八块雕花散门相嵌而成,打开放下便是一个标准的唱戏舞台。下厅正面散门上悬挂连城公七十大寿,由重庆戴氏祖娘家赠送的巨幅匾额,上书“令德寿岂”四个大字。紧靠下厅,修建有一间装有吨余重铁门的,全由青石砌成的特殊房屋。据传当时修建石屋是为防匪患急难之时,给妇幼老孺临时避乱准备的安全住所。年存久远,后来在平安之时,家中每逢红白喜事,锣鼓唢呐都安排到这里吹奏,因为这石屋很是“关音” ,音响效果格外动听。

大厅左右是一排×字型格空花落地栏杆,上雕刻花鸟图案。这里直通男、女小客堂,是接待贵宾名流的雅座,相传杨沧白、向楚、石青阳、夏之时等辛亥显要都曾是大院的座上之宾。小客堂前有小天井,中间放置一个一米多高的养鱼大石缸。堂中置放一张楠本方桌,两边安放两对红木雕花太师椅,方桌上放有青花大瓷瓶,上方左右亦挂有名人字画,显得斯文雅致,书香氤氲。这里也是用于招待客人用餐的地方,茶余饭后,客人还可步入“回思斋”小花园处休闲。“回思斋”小花园是王家花园的厅中之厅,堂中之堂,园中之园。小园相当于大半个蓝球场大,花园内装饰艳丽,圆门是用香樟木雕制,后有镶嵌彩色小块玻璃花卉的固定落地式屏风,在那错落有致的格板上,摆放着各式名贵工艺器物。贵宾步入花厅,就能闻到小花园内香樟的浓郁香气,再入小厅,两旁雕花方柱上挂有“居安思危省躬克巳,实事求是学问行知”的对联。室内挂设有猴屏和龚晴皋等名人的字画,正上方红木镜框内有雨农公任铜元局局长时与杨仓白的合影,也有海翎公与向楚同科中举时的纪念照。正堂屋当中安放有一张红木麻将桌,四周放有虎爪雕花圆凳。当年的麻将是清朝的老麻将牌,此牌与今天的麻将不同。老麻将“东南西北”是“公侯将相”,“中发白”为“龙凤白” ,所有“万”字皆为“品” 字,一品二品……九品,这其中蕴含了强烈的旧时代的价值倾向。

精心培置的兰花是王氏花园中最希罕的特色。在数十个用石料挖空而成的花盆中,历年都种植有名贵兰花,一年四季花气袭人,令人神清气爽。右边靠墙人工砌成的假山高低错落有致,四边的方竹、黑竹、无花果等树木,迎风摇曳,婀娜多姿,点缀得体,精巧优雅,宾客此时若小憩于这里的嵌心石凳之上,恍如身入瑶池,心旷神怡之中,自然是赞不绝口,留连忘返。

民国初年,王氏许多人都外出致仕,仅留王化龙先生在家经佑祖宅。化龙先生在他的一生中,仰遵祖训,克勤克俭,精忠守德,蛰居故土,这样才完整地把王家花园大院维持了许多年辰。

久闻南龙花园大院盛名,近日邀二三契友驱车造访,殊知时过境迁,面目全非。望着参差破败的一片墟地,我们尽量在寻觅着昔日的华贵,无尽想象着当年的盛况,沮丧回归之际不禁令我想起了《诗经》中“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的著名诗句。这时,同行的我市著名作家显明先生,也惋惜万分地发出了“当年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无限感慨。

  • 王守仁获罪贬贵州龙场...
  • 第三届巴綦王氏族事工...
  • 尔俊公字位生建祠志
  • 大焮公,号炳辉